用户名: 密码: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中山南一路500弄(丽都大厦)1号楼3008室
邮箱:jgdtz@vip.sohu.com
电话:13524907732 021-33661779
传真:021-63310807
工作QQ:642025623
联系人:周学涛
爱章聚焦 首页 > 爱章聚焦   



【爱章聚焦】程方平老师《心空无染创作手记》将在下一期《中国金币》杂志刊出
关于 “心空无染” 麦朵尔的设计思考   
 
程方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心空无染”看上去虽是佛教体裁的作品,但其传达的思想、智慧是全世界、全人类都可以学习和借鉴的。从这一角度看,用普通僧人的载体,可能更容易被人们感受和接纳,减小因宗教差异形成的隔阂。从古至今,佛、菩萨的雕像多以庄严肃穆示人,传播着佛教文化博大精深的思想和理念。而在整个佛教艺术中,僧人和俗人的表现,特别是因其信仰的虔诚,更能感染人,这即是“道不远人”的魅力。在敦煌、大足和晋祠等地的佛教雕像中,都有这些方面积极的探索尝试并呈现出绝美的艺术效果。
        从佛教文化的普世价值看,禅宗的顿悟不仅能体现佛教精神,也能很好地说明中国佛教的创新与特色。所谓的“心空无染”,就是要在排除一切外部影响或干扰的基础上,使人类的各种潜力最大程度地被挖掘出来,使人生变得更精彩、更有价值。
       基于以上各种认识和机缘,我一直想在某种艺术载体上体现“心空无染”这样的主题,并在确定用“麦朵尔”的形式之后,又几易其稿,试图使之更加完美、更容易被亲近。与一味的繁复图案、刻画至精的表现形式不同,我认为中国的艺术传统更崇尚简约、概括,能为观者留有想象和感悟的空间,其实这也是中国传统,特别是佛教哲学及其艺术追求的重要特点之一。为了使表现传统文化的作品仍具有现代气息,我与雕塑家冯韵明先生商议,在背面菩提叶的表现上使之有现代、国际和精美工艺的意韵,与正面简约、留白的僧人形像成良好的呼应与对比,并以译文、书法(篆书与行书)等加强效果的体现。
       与以往见到的麦朵尔佛教题材作品不同,“心空无染”的设计可谓酝酿时间长(15年以上),本身就有游离不定、目标不明,似乎在期待顿悟的特点。因而,在设计的过程中会有不规范、不正式、长期在探索体验的状态中等非正常特点。我个人体会到,一个艺术作品要有影响力和感染力,需在选题和设计方面多多打磨,不能只是简单地将题材“雕塑化”、“形式化”。佛教长期以来关注人的内心世界,在精神、心理及其外在表现形式等方面均有持续、深入的研究与探索,所以在传统雕塑中,佛教题材的人物是能较好地与观者互动的。我在长期浏览和搜集佛教雕塑资料中,发现魏晋时期的不少雕像不仅内容简约、线条流畅,还能非常充分地通过作品的神情体现信仰者心灵满足的感受与对佛教的崇拜。为此,在“心空无染”中,我和冯老师确定了以魏晋佛教雕塑的风格为主要参照,并通过无名普通小和尚的恬静、端庄、虔诚和自信,突出人人可以成佛、成圣的传统思想,并使“以佛治心”的传统话题较好地体现在麦朵尔艺术之中。 
       在佛教题材的雕塑中,用头像、半身像还是全身像?用卧姿、坐姿还是站姿?用正面、侧面还是半侧面?都应该是配合主题表现的。因为是小和尚、因为是信仰者、因为要区别于大众化的其他表现形式等等,所以,我不仅选择了立像,还选择了在圆形背景中,只在中心的竖线上表现。效果基本是令人满意的。
       反面的菩提叶及其六祖慧能的悟法偈,亦是需要设计的。作为被面的表现,要与正面在内容上呼应、在形式上有所差异。为此,结合了绘画、书写、篆刻等艺术形式。其中要说明的有两点:一是六祖的悟法偈有多个版本,因六祖虽本人不识字,但对佛教顿悟法门的理解是极准确的,所以选择了其中一个版本,关键是该版本不能偏离六祖的顿悟思想即可。二是菩提叶的表现未选择竖位,而是横位,是想表现“飘”的意蕴,含义是有价值的佛教精神仍然在继续、仍然有超凡的生命力。另外,要表现“心空无染”主题,必须要使人物的身上、脸上能表现出“净”、“静”、“敬”和“空”、“寂”的味道,借以反映人物外在与内在的纯洁。对此,后来冯先生都有很好的表现,让我很满意。
       现在中国人在接受世界文化中是没有门槛的,甚至有“外国的就是好的”一类潜意识,这是百年来中国人失去自信、没有自知的表现。而有不少向外传播的器物与思想,不仅承载的中国文化不典型、表现力有限,而且还忽略了产品国际化的策略。在与出品机构负责人著名麦朵尔收藏家刘保磊先生和潘树成先生交流时,他们都非常认同我的这一思想,并旗帜鲜明地排除了异议,还在翻译、字体和表现形式等方面共同商议,最后使作品的各方面艺术表现功能都接近设计的理想。
       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艺”虽放在最后,但与道、德、仁等大智慧、大精神、大情怀是协同一致的,是传播其思想理念最适宜的载体。而所谓的“游”,蕴含着自由、解放、跳出窠臼、逍遥洒脱的含义,也揭示出艺术创作道义并重、需要创新想象的基本规律。作为非专业的设计者、创作参与者,在纯艺术方面我是没有竞争优势的;而在社会体验、文化修养等方面,能否发挥优势和潜力,就应是创新的关键。
       麦朵尔艺术在中国的走热,既有世界的影响,也有自己的渊源。中国青铜时代精美绝伦的图案,五彩斑斓的铜镜、印章、瓷器、木雕、石雕、玉雕、牙雕、竹雕等,以及圆雕、浮雕、薄意(印章边款的一种)、币章雕刻等,都是今人可以借鉴和汲取的宝贵资源,是中国麦朵尔自立于世界之林的重要根基。为此,在设计创作过程中,既要参看国外名家的经典作品,也应从浩瀚的历史中学习中国元素的最佳表现形式,加上整体创意的中国文化内涵,就有可能做出人们喜爱、提升层次的作品。
       一个好的艺术创作,要适当地“心空无染”、与经济利益和商业规范拉开距离。否则,既便是表现宗教、精神和信仰的题材,也会充满油盐酱醋味,难有感人动情的力量。值得欣慰的是,出品方从开始就有“心空无染”的心态,十分尊重我的设计思想,这也是作品成功的重要条件。
       与国外积累厚重的麦朵尔艺术相比,我认为中国业界的同行要有认真的思考。一方面在表现形式多元化、设计多元独特、工艺制作精良等方面我们的确需要长期、艰苦地追赶和学习;而在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借鉴传统和其他中国艺术的独特表现形式,开发有价值的中国文化题材。为的是更好地在内容和形式上实现追赶和跨越。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中国的麦朵尔设计不仅能精彩连连,还能更好地走向世界,成为世界麦朵尔艺术创造的重要组成部分。

  



  



  



  



  



  



  



发布时间:2016-1-4


上海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